于无声处,守拙古心,尽揽繁华

窗外的夜是不眠的夜。打开台灯,在昏黄的灯光下,翻开古拙的书籍,浅吟、斟酌,渐停渐续的做着笔记。在这一方天地,静静的,欢愉的,物我合一,道与人冥。

偶然间,一句诗跃于眼底。或质木无文,或慷慨悲凉,或柔美旖旎,或清隽飘逸。心悦甚喜,如获珍宝,唇齿吟唱,反复歌咏,思绪流连,感悟丛生。

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,偶然读懂一首诗时,仿佛跨越时空。恍恍间,与诗人于明月光下、更漏声里、梧桐树前,斟上了一杯透彻的清酒。他悠悠的、慢慢的诉说着他的情怀心事。你静静的看着他,就如看着镜中的自己。饮罢一杯复一杯,飘飘间,你突然发现根本所谓的没有“他”,那个不过是泯灭悲喜的你所看见的隐藏着心事,压抑着情感的自己。

读懂一首诗,就是读懂一个人。在陶渊明诗文中看到了一个怡然自乐的、清高冲淡的采菊人;在谢灵运的字句里看到了一个寻山问水,典丽清新的游览者;在李太白的言辞间看到了一个洒脱不羁,豪放飘逸的醉酒客。俯仰时,绝人间之妙语,冠之于笔下;谈笑间,挥天地之方遒,付诸于诗文。他们或隐或仕,或醉或醒,或癫或痴,道宿命之无常,寄情怀于墨海。

我追寻柔丽的、委婉的江南清秀之美,亦不抗拒慷慨的、粗犷的塞外豪迈之美。于散文、于诗词均如此。只有真正沉醉其中,才明白,这将是终其一生的情致,将是白首不离的执着,将是千金不换的信仰

本文链接:

https://bahargul.xyz/index.php/archives/19/